鹿息砚

杂食,就是放点摸鱼产物。主食虹灰虹和es狮心,感谢关注

【虹灰相关】关于冬日的一些事

就想表达那种两个人互相磨合的感觉,虽然我是写不出来啦……题目是乱取的。内容是睡不着瞎想的。
ooc突破天际,请酌情观看。


以下正文。

冬天才刚刚开始的时候虹村就把厚厚的风衣和围巾都翻出来了,虽然他也勉强算得上身强力健,不过由于整个人的体脂率过低,身体还是很容易发冷。

他把最后一件灰色的毛呢大衣随便抖了抖就挂在衣柜里,男性的衣柜没那么讲究,只是他的衣服不多,所以看起来要整洁不少。

隔壁乱糟糟的柜子是灰崎的,说乱也不太准确,至少短袖丢一堆,长袖丢一堆,外套都好好挂着,就是风格太迥异,颜色也烂七八糟的。

虹村跟灰崎说了不下十次改一改那种糟糕的不良审美,比如快三十岁的正经社会人士就不要带着奇奇怪怪的耳钉和项链了,也不要把头发弄成太夸张的视觉系。

对于这些建议,灰崎基本也都接受了,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打工,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看上去像是街头混混会惹事之类的理由被辞退。
除了一点,灰崎发自内心的舍不得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

虹村也没有强求,反而自我安慰还好还好,顶多也就是看着蠢了点。

莫名其妙的同居,居然也到第五个年头了。

虹村收拾着忍不住唏嘘起来,刚刚那件大衣还是灰崎第一次拿到工资给他买的,衣服不是多贵的牌子,版型是那个年度的新款。

老实说一开始他还真的没有想过会收到来自灰崎的圣诞礼物,这别扭孩子本身的脾气不说,大老爷们之间也不兴这个。

——直到对方不怎么坦率的把装礼物的袋子放到自己的枕头旁边。

虹村向来不怎么喜欢记事,就模糊记得平安夜那天应该没下雪,不过阴沉沉的天气足以让人感到寒意。

大冷天的晚上,睡在身边的人体温很暖和。

那个时期的俩人,平时除了打架和做爱之外很少有肢体接触。所以当虹村的指尖碰到灰崎的手时,那只手明显缩了一下,不知道是被突然凉到还是别的原因。不一会儿带着热度的掌心又反握上来。虹村笑笑,也没拆穿,就这么握着。

“圣诞快乐啊臭虹村。”
“小混蛋又找打啊?……圣诞快乐。”

然后也不知道是谁先睡着的,第二天虹村被灰崎的大惊小怪吵醒,他往窗外看才发现大雪下了一整晚,窗台边缘也堆积了不少白色。
虹村转头又看了嚎着这鬼天气冷死了的灰崎一眼,感慨生活这个词真的可以化腐朽为神奇,他竟然觉得这样挺不错。

当然现在的灰崎比那时又坦率了不少,送礼物也不会那么拐弯抹角,冬天俩人窝在沙发里一起看电影时,还会一边骂骂咧咧地嫌弃又一边自觉充当暖宝宝,有时候抓过手捂着,有时候就直接把人抱怀里。

虹村一开始还不习惯,总觉得这样不太符合两个人的性格,后来次数多了也逐渐明白了这是对方的诚意,是一种类似于“我喜欢你”的灰崎式表达。
明白了这点的虹村欣慰得仿佛看见叛逆期儿子突然懂事,然后就坦荡接受了。

大概是被这种情绪感化,他自己也变了不少。
之前灰崎就有犹犹豫豫问虹村怎么突然整个人变得温柔起来了,虹村没有直接回答反问了一句有吗,然后被灰崎笃定地摸了摸脑袋说不是你有问题那就是你良心发现。
虹村当场气笑了,问他难道要我揍你你才比较开心吗抖m,灰崎连忙摆手否认说是因为这样比较恶心。

然后两人的打架次数就又加了一笔。

打完后虹村问他到底怎么样。

灰崎还在嘶嘶的倒吸凉气,问:“什么怎么样?”

虹村又给了他不轻不重的一巴掌。

“卧槽刚夸你温柔又打我!”灰崎装模作样地揉揉头,然后咧嘴笑了一下:“老实说啊,你这种新人设弄得我贼不习惯,不过挺开心的。”

虹村猝不及防有点被撩到,心说这小子能耐了还会直球暴击了,然后笑着把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是吧,因为我也挺开心的。
虹村想到这里,看着衣柜也收拾的差不多,正准备掏出手机打电话,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大概是刚刚被差去买菜的人回来了。
于是他放下手机往玄关走,突然有点想给同居人一个拥抱。

【虹灰相关】被一个不擅长应付的人死缠烂打是一种怎样的感受(知乎体)

@熊太今天卖出虹灰虹安利了吗 熊太桑补的生贺!今天也是吹爆熊太的一天!
非常ooc,而且一如既往地小学生文笔。
第一次写知乎体,其实我根本不会哈哈哈哈哈哈,私设特别多,请大家酌情观看。









以下正文

每天都很英俊:如题,最近被一个人缠上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对方简直就和天生克我似的,根本束手无策。只希望对方早日看开不要缠着我了。想问问有没有谁和我一样这么惨的。


本大爷想要的没有弄不:

谢邀???(咬牙切齿jpg.)

既然都点开了,那本大爷就破例开恩回答一下好了。我的情况和题主差不多,等我想想看要怎么说。

一开始明明只是觉得打篮球帅气吸粉,而且我自己身高啊天赋啊各方面都还行才去报名参加学校的篮球部,鉴于我在的学校还挺有名的就不说名字了,你们只需要知道老子是很牛逼的!(划重点)最初入篮球部是真的爽,那些傻逼个个挤破脑袋都抢不到的首发位置,换成我,随便努力一下就手到擒来,追求我的女生也多的一批,其他人虽然看不爽我不过也没办法拿我怎样。
就当我以为自己能为所欲为就这么走向人生巅峰的时候,我他妈让人给盯上了。没错,就像你们想的题主说的,那真是完全克制我所有技能的存在!!老子好歹也是有名的校园一霸,打南街踢北站的没怎么输过,结果愣是打不过一个看起来比我矮比我瘦的三好生啊???太不科学了!

那个人是我队长,这里叫他N桑吧。

狗屎,老子想起他就生气!这家伙对我做过的暴行简直……那个词叫什么,庆竹难书?反正要是我文笔好一些,写个五千字小论文讨伐他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太他妈无耻了。

本大爷一开始也说过,我绝对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不良小混混之类的存在,爆出名号说不定也会有人听说过。第一次逃部活被N桑逮个正着的时候,我真没在怕的。N桑从外表看起来就是那种比较纤细又清秀的优等生,就那种重点班教室一抓一大把的类型,我一个打十个妥妥的。
当时老子还心想着如果这家伙给脸不要脸逼我动手会不会出问题,看上去根本就弱不禁风得承受不住我的一拳。

结果你们知道那个家伙说话有多气人吗?具体说什么给忘了总之就是气死了,反正我一个没忍住就冲上去揍他脸!然后我的人生观就被颠覆了。就不说我是怎么被打倒在地的,这么瘦的人到底哪来的力气啊?出招又稳又狠又快,我感觉自己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打完就算了,他他妈还要对着奄奄一息的我说教!!靠啊,真的烦死了!我真是又痛又气还要听他在身边蹲着一直逼逼,如果不给他反应脑袋上又要挨一下,气得我直接就昏了过去。

你们不用幻想什么美好的送我去医务室之类的情节,因为我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拖到学校室内球场旁边的地上,浑身疼的要死,手臂有点地方被磨破了皮,我脑子还在昏昏沉沉就被人提着后领往中心一扔。这人为什么可以这么理所当然的让老子一个伤患上场打比赛啊???还说什么“输了就揍你”之类的威胁,妈的意思是球场上只有我一个人吗?

总之从那次之后,我的生活简直从巅峰跌到了谷地,每一天每一天都要胆战心惊地躲着N桑和其他篮球部成员。

真不是我自我感觉良好,N桑对我绝对有什么是奇怪的执念吧?我都躲在花台边上看着他走出校门了才放下心慢悠悠地往外走,结果他居然站在拐角处就等着我过去?特意选了离学校很远而且地理位置特别偏的一家游戏厅打游戏,他居然也能找得到?有些时候我自己都纳闷N桑不是队长吗,为什么好像每天都很闲到处在逮我的样子?拜他所赐我那段时间连上课的出勤率都变高了。

你们看到这肯定就觉得这只是打不过被迫屈服而已,算什么不擅长应对。是,我承认我确实打不过他,也看不爽这种类型的人。不过这家伙真的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为什么会有这种明明揍了人却还要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的人啊,老子过的怎么样想干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一副“没关系我都了解想撒娇的话可以依靠我”的样子也太让人火大了吧!偏偏还特别喜欢这么说,什么“我不会放弃你的哦”“不要再逃了”之类的羞耻的话都说的出口,他知道个屁,都不嫌丢人吗这个直球混蛋!

还有之前过生日的时候,老子本来开开心心准备和女朋友约会说不定还能顺势来一炮,结果路上就被他堵住,非强迫我和他一对一斗牛,虽然最后我怂了还是和他去了我家附近的球场。
日哦,生日这种时候,我需要温香软玉的妹子不是硬邦邦的男人好吗!
更可气的是打完之后他还像摸宠物一样趁机摸了老子的头,因为那个时候我蹲着他站着,所以真的很像很像在摸狗。我正要发火就听见他声音倍儿大的一句“生日快乐啊”,操,突然这么大声所有在场的人都看了过来,弄得我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只能接受他的祝福。

总而言之就是太坦率了,反而弄得老子莫名心虚。

还有补课……对,没有听错,我一个连课都不想去上的人,他周末的时候居然逮着老子补数学!!
无奈之下去了他家里,去了几次都没见到他的父母,倒是发现他还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妹妹和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弟弟。这么说起来,妹妹长得是挺好看的性格也非常符合我的口味,我忍不住多瞥了几眼,还没开口说话就被那个死妹控用厚厚的英语词典砸了脑袋。

真的特别痛!我被砸的差点没直接吐出来。

然后这家伙的弟弟,看脸简直就是一个小型N桑,但是比他可爱多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其他孩子看见我就害怕的哭,这小子却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我,抱着我的腿让我陪他玩。N桑见状就说我们要学习,结果他弟就打他说他哥坏人。虽然不喜欢小孩子,不过由于老子赞赏这小子的勇气,就大发慈悲陪着玩了一会儿。
唉,一个妈生的孩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居然说了这么多,我也没什么好的建议,碰到这种人只能算自己倒霉,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不过对我来说,幸好N桑这家伙在我初二的时候就退出篮球部,很少再来管教我,当然之后没多久我自己也因为不爽里面的其他人退出了。
真他妈爽快!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我一开始就不该去那什么狗屎篮球部遭罪。
后来N桑毕业以后好像去了美国还是哪儿的,那个时候我和他根本已经井水不犯河水,老子也不清楚。再往后就没再见过面了,我也没再碰到像他一样的人。
                                                 (赞1113)(评论216)
—————————————————————————————
我可以be但你不行:卧槽卧槽卧槽一开始觉得挺甜的怎么到最后一句峰回路转突然be了啊妈的!我不要啊呜呜呜qwq

虹灰虹好吃不来一发吗:住手啊啊啊!!答主你居然就这么放跑了这个国民好前辈?

我推必须结婚:恕我直言这真的不是一个充满校园气息的爱情故事吗?还be了???

安利失败好难过: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不表白!!卧槽这么明显的双向暗恋怎么就错过了mmp刷到这个我差点哭出来qwq
……
……













—————————————————————————————



rainbow桑:

不太会用这个软件,意思是谁都能回答吗?

看点赞最多的那一条,这个故事和这个叙事语气实在是太熟悉了,经过多方询问,基本确定我大概是里面的N桑?这个时间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我在美国念高中的时候吧。

当初我竟然有这么暴力吗,稍微反省一下自己。
看了看评论大家好像都很难过,其实故事到那里并没有结束哦?

虽然说着不再打篮球没意思了之类的话,不过那家伙也还是在好好努力了,虽然我在途中离开了一会儿,不过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不会放弃的,不是随便说出来哄人开心的话。
现在我们有了新的故事,所以希望大家遇到什么事情也不要放弃。

ps:这个帖子估计也被原来的答主忘得差不多了,希望看到我这里的朋友不要去那一条下面回复,不然让他回忆起那段时间的事,家里又要变得很吵了。
                                                         (赞710)(评论96)
———————————————————————————
安利失败好难过:………………………………时隔多年我竟然看到这个故事he了!

我可以be你不行:我刷到了什么!!!这,这不是骗人的吧qwq呜呜呜你们要好好的!!活着真是会发生各种各样的好事啊!!

我推必须结婚:天呐这cp还能有he的一天,答主能分享一下重逢的故事!请!务必!!!
……
……
……

rainbow桑:哇,大家出乎意料的热情啊,谢谢你们还在关注这个故事,不过分享还是算了,也不是多么美好传奇的故事。再一次对所有关心那家伙的人表示感谢。

【虹灰相关】论男友力


虹队给灰崎抓娃娃的故事!!你们俩就是在谈恋爱不要不承认了(bushi)
今天的灰崎祥吾抓到娃娃了吗?
没有。
复健产物,又蠢又ooc
决心和熊太一起把虹灰安利给大噶!他们超好的!特别好!!





以下正文。

灰崎很擅长打游戏没错,可是他一开始没想去玩娃娃机的。

灰崎祥吾可以摸着良心说,他对这种三分靠技术七分靠运气的活动真的没有多大兴趣,更别说夹起来的还尽是些毛绒绒的东西,这一点都不男子气概。直到他的不知道第几任女友和他说“抓娃娃可以提升男友力哦”的时候,他才一脸鄙夷地抬头。

“啊?谁要玩那种娘兮兮的东西。”

女孩把细碎的头发捋到耳朵后面笑了笑:“当然祥吾的魅力不是这种类型的啦。”

灰崎当时躺在廉价旅馆的床上正觉得没事可做,听着对方的话又觉得莫名刺耳,顺着话茬说了一句改变了他人生的话。

“就,那什么的娃娃机,在哪儿?”


本来按照灰崎以往打游戏的经验,这无非也是一个重复动作发现技巧,然后百分百中手到擒来的过程……本来应该是这样才对,可面前的机器仿佛特意和他过不去,一次两次是生疏,五次六次是运气不好,十几二十次还夹不起来是故意让人生气的吗?

啊,好火大,尤其里面那只熊是什么眼神,瞧不起人吗!

“祥吾,你还要继续玩啊?”
“嘁,谁要继续这种无聊的玩意。”

说是这么说,灰崎还是把最后一个币投了进去,心想着最后一次一定能一发入魂。

他眼看着那支颤颤巍巍的机械爪子在自己的操纵下一点点移向箱子里其中一只灰色的熊,然后往下,一把抓住脑袋。他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嚎了一声“哟西”。紧接着,那爪子一点点朝外,然后“噗”的一下——熊掉了。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
这绝对是这机器的问题吧!!不是都好好抓住了吗?离自己把那只嘲讽脸的熊逮出来蹂躏一番只差临门一脚了啊???

“祥吾?”
这时候不管什么人对灰崎说什么都是让人更火大的添加剂,于是他恶狠狠地咬牙,转过身语气不爽:“哈?”
大概是被灰崎的表情吓了一跳,女孩子突然就没再继续说,支支吾吾的。

灰崎自己也没有多大耐心,满心想着要和这傻逼机器大战三百回合,看都没看自己的女朋友一眼,直接手一摆让人先走。

后果可想而知,两人在第二天大吵一架就分了手。于是灰崎更加仇视娃娃机这种东西,换句话说,杠上了。从那以后他有事没事就去试几发,然后怒气冲冲地踹着机器说自己下次再来就是傻逼,过几天在别的地方看到又忍不住想去试试。基本上算是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死循环。




“我说,你逃训练的时候能不能干点真正的不良应该做的事?”
虹村不记得自己第几次看到灰崎和一台娃娃机硬怼了,这个场面看上去真的很不搭调又很蠢,校服上还有明显的帝光两个字,简直丢人。

“啊啊啊啊啊你闭嘴!我要专心!”灰崎已经对自己被抓包习以为常,不再咋咋呼呼地撒腿就跑,而是一脸严肃地威胁,“再叽叽歪歪,老子要是夹不起来就揍你!”

“呵,打得过么你。”虹村懒得理他,双手插着运动衣口袋站在一边看戏,想着弄完再和人算账。

所以他有幸亲眼目睹了什么叫做游戏黑洞。

“啊啊啊夹起来了!好的,小心翼——卧槽!!!”
“这一次一定……靠,直接就没碰到!”
“……靠又掉了!你他妈一只蠢兔子笑个屁啊!!”
……


……夹个娃娃而已为什么这么吵,而且这东西明明简单的要死为什么一直夹不起来?
虹村看不下去,拦住意图打烂玻璃窗的灰崎,叹气:“都说了自己没有本事不要怪在机器上啊,你是还在玩泥巴的小鬼吗?”
灰崎被那一句没本事气噎住:“靠,那你来啊?!”

“行啊。”虹村想都没想就应了,“还有几个币?”

灰崎没料到他会答应,本来还想用“三好生看不起这些平民游戏再正常不过”怼回去,突然之间还有点懵。他摸了摸口袋,然后伸手。
虹村看着他掌心的四个游戏币,实在没能抑制住好奇心:“你买了多少?”

“四十个……”支支吾吾。
“啊?”没听清。

“你他妈烦不烦啊,我买了多少和你有什么关系?”灰崎突然就火了。

虹村也没生气,心说那肯定是自己戳到点了呗。他拍了拍对方肩膀让人滚一边去。
“看着啊,给你表演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技术。”

“呸。”灰崎很是不屑。

“你刚刚是想要哪个?”虹村一边活动着手指一边问。
灰崎心说你抓得到吗你就问,哼了一声:“随便。”

然后他很快就发现虹村不是瞎吹,这是真的有技术啊!!明明是同样的操作方法,为什么虹村随便动几下之后刚刚那只兔子就被甩出来了啊?他拿着虹村刚刚抓上来丢给自己的兔子有点不知所措,想骂人又想夸人的,然后突然眼睛一亮,看着玻璃窗就发话了。

“那个熊!”
灰崎执着的瞪着已经被换过很多次但和一开始跟自己过不去的熊长得很像的另一只熊说。

虹村一脸看智障的表情:“这里面七八只熊你说哪个?”

“你是不是傻啊?”灰崎啧了一声,只能用手指给他看,挨在虹村边上解释道:“就那边,灰色的,一脸嘲讽的那个,最边上过来一点点那个。”

虹村被弯着腰站自己旁边的人毛茸茸的头发蹭的鼻子痒,顺手给了挡住自己的脑袋一巴掌:“行了行了知道了,滚一边去,影响我发挥。”

不出意外的那只熊也被虹村丢进灰崎怀里。
虹村看着一脸写满弱智的傻笑的人,突然觉得自己莫名挺有成就感,心情颇好地继续问:“还有呢?”

于是剩下的两个币也分别变成了一只长得很丑的猫和另一只黑色的熊。


“看不出来么,你还喜欢这些东西?”虹村手里拿着一瓶灰崎名曰“报酬”的可乐,心情复杂。

“嘁,你懂什么?”灰崎拿着那只灰色的熊还是很开心,大方的把其他几个扔给虹村:“你不是有妹妹吗?这几个本大爷就赏你带回家了。”

虹村拿着三个玩偶脸一黑:“你小子欠艹?说起来我今天还没和你算你逃训练的账啊……”

虽然很想再嘴贱几句,不过灰崎一来心情挺好,二来也是真的不敢惹火虹村,他怂了怂,蔫蔫地说:“那你不要也可以还给我啊……”

“蠢了吧唧的,怪不得连个娃娃都抓不起来。”虹村觉得自己今天心情也不错,把几个和自己一点都不搭边的玩偶塞包里,想了想又抬头,一字一句凉道:“要是明天我发现你没去……”

灰崎本来在吐槽你一脸不愿意还要放包里不是蹭的累吗,听到威胁没来由的感到了肋骨疼,赶紧点头:“不存在的事。”

“行吧,今天就算了。”虹村大手一挥表示自己要回家吃饭了,灰崎巴不得他赶紧走,一脸狗腿的说着什么“队长辛苦了,队长慢走”之类的话,阴阳怪气的语调听的虹村差点又转回身去揍人。


直到虹村走远了,灰崎才用自己留下的那只灰色小熊捂着发烫的脸,心有不甘地深吸了一口气。
……什么啊,这个人男友力会不会太高了点?真是让人火大啊。

【虹灰相关】关于灰崎祥吾

【虹灰相关】关于灰崎祥吾

大概虹队去美国后给灰灰写的一封没寄出去的情书之类的东西,复健产物,梗又无聊,ooc又突出,文笔又烂×
因为认识了熊太 @熊太今天卖出虹灰虹安利了吗 太激动了,她真好呜呜呜qwq就很想写点什么来表示一下自己的感动,亢奋让人产粮,为组织上供。

呜呜呜有战友感觉真的特别好,虹灰真的特别好,请大家都永远喜欢他们。

以下正文。

哟,混蛋小子,近来过的还好吗?
——说起来我本来是想这么和你打招呼的,不过在这里姑且就忍一忍叫你名字好了。
很久不见,灰崎祥吾君。

今天天气非常恶劣,便当也忘记带去学校,喜欢的口味的面包也卖完了……总之一切都太糟糕了所以想到你这个某种意义上把我的国中生活也搅的乱七八糟的人。
说起来你小子是真的很没良心啊,对一个处处关爱和和照顾你的前辈,这么多年连封问候的邮件都没有,邮件地址什么的我不是强迫你记下了吗?虽然我这边显示的是查无此号……你这家伙是想干什么,告别过去吗?别开玩笑了,换了手机也好好记着别人的号码,至少在新年的时候用line什么的社交软件发一条祝福吧!
我可是很好的收到了篮球部其他人的祝福,和大家平时也没有过多交流,只是感慨仅仅能被人记住,这样的感觉好像还不错,哈哈哈。

啊,对了,有些话我就直说了。
臭小子你是要闹多久的别扭?完全就是在闹别扭吧?毕业以后几乎音讯全无这种事,要不是知道你命硬连我都要怀疑世界上有没有灰崎祥吾这个人了啊?
问了别人也只是模糊的听说你去了离家挺远的高中,我倒是觉得还在念书就好,你哥哥那边不会舍不得吗?我印象里的他似乎有点……该说是弟控吗……不,已经完全是神经质的占有欲了……抱歉,我似乎能明白你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了。
算了,反正你就像野狗一样坚韧,到什么地方都能好好生活下去吧。不过还是提醒你一句,高中可不是仅仅靠暴力就能得到别人敬重的地方,你这家伙一直没什么朋友,独来独往的,说话办事前多少动点脑子吧。像国中那时一样和人打架被丢在路边,可不会有我这样负责又善良的前辈送你去医院了。

说到国中时期,嘛,我也有一大堆黑历史,你大概也听说过一点,有一段时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特别乖呢(笑),不用满世界逮你去训练的日子还真是令人怀念啊。仔细回想一下,你这家伙干过的蠢事还真是不少,可能多到你本人想起来就会羞耻的想要把自己埋到地里的地步了吧?哈哈哈哈,我倒是不介意让那些蠢事变成人生的宝贵回忆哦?在帝光篮球部和大家一起度过的时光都是我美好的回忆,虽然你们这群家伙简直没一个让人省心。

……喂,如果还在打篮球的话,就认真一些吧,以前我也和你说过不要再逃避了对吧。
啧,真是不想和你道歉,不过确实,那个时候我的手段有点过激,要是稍微温和一些的话,你可能也不会那么抵抗?话说回来,就算重来一次我大概还是会用同样的手段,所以完全不后悔自己不够温柔哦?
之前离开日本的时候其实还在担心你的状况,那个时候似乎已经很久没见了。不过你也没来送我,明明前一天晚上有特意和你说过。这让我当时除了怒火之外可是什么都没有啊灰崎君?令人火大的臭小子,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顿——这么想着。

有些时候也奇怪,明明是完全不知道感恩是什么的臭屁小鬼,一副了不起的样子……以前的我也是这种样子吗?像这样的小鬼其实也有很多,不过你比较不幸,正好就在我身边,每天都能看到的地方,眼看着后辈绕远路而不拉一把也太不像话了。
现在想想我真是一腔热血的单方面想要去拯救你,也没问你愿不愿意。关于你的心情,我多少还是能明白一些的,虽然只是把你带到我认为正确的道路,有帮到你吗?
……不行,果然还是很不爽每次说教你那是什么欠揍的表情,臭小子偶尔也理解一下前辈的用心良苦吧!怎么样,现在好歹也长大了不少,应该没有以前那么无所事事和迷茫了吧,至少我希望是这样。
啊啊,你也不用太感谢我,大概就是那种莫名其妙的责任心,看到路边一只脏兮兮的猫,就会忍不住想要喂点什么,同理,就算灰崎祥吾这个人不是我后辈,大概也没办法放着不管,我……啊等一下,妹妹让我去厨房一趟。

……接下来这段文字已经是第二天写的了,真是灾难一般,继妹妹把酱油撒了一地,番茄弄到墙上之后,弟弟又来问我数学题,学着学着突然就玩闹起来,不小心把果汁撒到被子上……总之忙完这些完全就忘记自己在写信这回事了。
虽然自家的弟弟妹妹要更加可爱,不过偶尔也会和你们这几个问题儿童一样让人头疼。到现在其实我已经忘了昨天是想要和你说些什么了……啊,灰崎祥吾如果不是我后辈那会怎么样吗?不是前后辈的关系我可就没办法认识你这个人了,果然还是会遗憾的啊。

算了,你这个让人火大的小鬼,麻烦是麻烦了点,不过好在我有足够的耐心。

可恶,明明昨天脑子里还有挺多东西的,被打断了一次就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就这样停笔也行,反正这封信到头来也没有办法到你的手中。再说了,现在有好好念书吗?还在害怕安定到处惹事吗?有交到朋友了吗?这些问题问出来总觉得像个邻居家的叔叔阿姨和亲戚们,肯定要被人耻笑的。





那就这么说好了,虽然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性,期待我们能重逢的那一天。

【2k相关】无 题

DF2k相关,写的很烂,只是我乱七八糟的脑洞而已。也不知道有没有下一篇,总之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人来人往的地铁站口,手机简讯的铃声先于报站的机械声响了起来。
「我快到了。」
木村辉一头痛地揉了揉眉头,刚换的手机操作起来有点不习惯,他想了想把刚打的一句话删除,单回了一个好字。

他在等人。

童年时期因为一段可以被称为奇迹的冒险,他终于有幸和自己的双胞胎弟弟相识。在之前他就从已过世的外婆的口中知道自己弟弟的名字——源辉二。当然,以前他只能远远的看着比自己晚出生几分钟的男孩子,看着对方的日常生活和新的家庭。虽然每一次看着心里都很想上去打招呼,可是他却不能仗着自己的身份去破坏对方的新生活。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两个人已经成为彼此生活中缺一不可的一部分,每天都有很多话想要和对方说,想要分享自己所见所闻的一切。不仅是小学时期,略显枯燥和紧张的初中生涯也在这样一来一往的信息中结束。

不管是以前不相识的时候偷偷看到的辉二,还是在数码世界的冒险途中逐渐了解的辉二,或者是几年相处里逐渐变得可以和他撒娇的辉二,都不该是刚刚那种急匆匆给他打电话的冲动的人。

……所以到底受什么刺激了啊?

辉一出门的时候害怕母亲担心,并没有告诉她实情,只说班里的同学约自己出去玩。现在看来,最担心的人应该是他自己。由于升学考的关系,俩兄弟确实很久没有见过面了。辉一一方面在心里埋汰着弟弟突然的任性,一方面还是很开心能和辉二见面。

只一晃神地铁就进站了,凭着还算优势的身高在人群中扫视几眼,着急的哥哥很快发现要等的人。
很久不见的弟弟脸上是难得一见生闷气的表情,见着他缓和了一些,但还是很生气的样子。上来就拽着他的袖子,闷闷地叫了一声“哥”。

辉一有点惊讶。
听声音怎么还委屈起来了?





“你是说,爸爸让你去私立高中上学?”
俩兄弟走到居民区附近的小公园谈心,辉一听了前因后果,正好剥了一颗糖,顺手塞辉二嘴里。
“什么味的?”虽然这么问了一句,辉二还是顺从地张开口接受他哥的投喂。

柠檬味,放心了。
他含着糖,继续说:“私立高中的事,他之前没和我说过。”

“因为不想让你分心。”辉一安抚道:“爸爸也是为你好啊。”
辉二闷闷的嚼着糖:“我知道。”
看他这么低落的样子,辉一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干巴巴地拍了拍他的背。

“我就是想和你一起念高中。”
已经长大但仍稚气未脱的少年轻轻踢下脚边的杂草嘟囔,“明明我们俩都约好了。”

辉一看着闹别扭的弟弟,思绪绕回很久之前和辉二开始接触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还以为辉二就和自己眼里看到的一样,就是那种不爱说话又乖僻的小孩。辉一不觉得自己胆怯,但是也是打心底不知道该怎么去开口和辉二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亲近他。后来基路比兽的幻影攻击过来,辉二还是什么都没说,却第一时间护住了自己。
辉一仔细想了想这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兄弟,其实一直都非常主动,在数码世界如此,回到人类世界以后也是。明明不是那种喜欢搞笑的人,还是尽力会发一些有趣的话题。
而现在,他正在为了不能和自己一起上学感到委屈和苦恼,毫无保留展现出无意识的依赖感。

“我在想,辉二还真是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呢。”辉一忍不住感慨道:“明明像是不会在意这些事的样子。”
“和辉一有关的事我怎么会不在意!”辉二不满地反驳他,然后定睛看着他的脸,略带不爽地反问:“我倒是觉得辉一你好像真的无所谓这件事。”
还一副很看得开的样子。剩下的半句没说。

“说真的,”辉二问他哥,“要是爸爸坚持让我念私立高中,辉一都你不介意的吗?”
辉一想了想,“介意啊,想要去找你的话,车费就更贵了。”
辉二本来就不开心的表情又添了几分不爽,瞪着跑火车的人,似乎在控诉。
辉一被瞪了一眼,没再继续开玩笑,而是摸摸弟弟的脑袋,“好啦,虽然说这也是其中一点,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果然还是希望能经常见面吧,还可以一起吃饭。”
这是辉一的真实想法,他们兄弟见面本来就不多,在一起吃饭的情况就更少了。
“就是啊,如果学校隔的远,我就只能周末才能来找你了。”辉二跟着抱怨了一句,抬手打掉了头上的手,皱眉:“你又摸我头。”
“……你这样嫌弃我很过分哦。”话是这么说,辉一还是收回手,心里有点遗憾自从初中以后辉二就很抵触被摸头了,大概是觉得长大了不想被别人当做小孩子哄。



“辉一,我想快点长成大人。”辉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说了一句:“这样我就可以决定我去哪里了。”

“去哪里都一样啊,又不是不能再见面了……对了,我想起来了,你以前也说过你想去各种各样的地方旅行来着。”辉一回忆俩人之前的对话。

辉二点点头:“嗯,和你一起。”

辉一用手指磨蹭着下巴,认真的思考道:“两个人一起感觉会更开心。这么说起来,我也想和辉二去旅行……”
“在此之前得先攒好多钱才行。”辉二也理智分析道,然后一一指出俩人以后出游会碰到的困难,讨论分工合作之类的事。

辉一就配合着听了一会儿,时不时也提出自己的建议,听到辉二挫败的说还是学不会做饭的时候,实在忍不住笑了:“以前小泉向我说过你和拓也对食材令人惊叹的毁灭力。”

“……但是拓也做的汉堡肯定没我做的好吃。”辉二沉默了半晌笃定地说。

“我倒是会做一点点。”辉一难得的没有直接回应他的话,转移话题问他:“还在生气吗?要不要去家里一起吃饭,啊,当然是我来做,妈妈应该去工作了。”

辉二听到最后有点心虚地摸了摸鼻子,“那也好,如果她在的话我肯定要被批评的。”

辉一有点好笑地问:“你就不担心我会骂你。”

辉二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虽然只比自己大几分钟,却也是自己的哥哥,是家长这个事实。不过转念想想辉一要生气早就该弹自己额头了,于是牛头不对马嘴地回了一句:“晚饭我想吃蛋包饭,要辣的。”

辉一在要不要弹他脑门这个问题是犹豫了几秒,最终只是推了他的背一把,语气带着做兄长的无奈:“不赌气了就赶快给爸爸他们打电话,你家里人也一定很担心你。”

“好。”辉二也明白自己突然就跑出来几个小时有点过分,听话的跑到一边的墙角打回家电话,还报备了一下晚上要留在木村家吃晚饭的事。


从辉一的视角看,辉二完全就是把道歉和留下吃饭表达清楚之后一直嗯嗯嗯的回答,最后转过头眼神充满期待。
“爸妈说太晚的话可以留宿,我就说了好。”
辉一看着对面闪亮亮的眼睛,根本拒绝不了,也没打算拒绝。

“要我收留你的话,吃完饭好好洗碗哦。”

元宵节快乐!!吸猫去了_(:_」∠)_

【狮心相关】一个片段(我永远在写片段)

濑名泉久违的笑出声,平时严肃认真的眼神柔和下来,带着眼底没来得及往上泛的酸——那是一个可以用闪闪发光来形容的笑容。
面前的月永雷欧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觉得这人笑起来真好看啊,所以也跟着笑了。
于是濑名突然福如心至一般想到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不过他没好意思直接说出口。年轻的男孩犹豫了几秒张开双臂。
没让他等待多久就有人哇哇大笑着飞扑了上去。

“sena我现在灵感多的要冒出来了!我好开心啊!哇哈哈哈哈~☆”
“那也别勒那么紧啊!……笨蛋吗!”

告诉这家伙的话,他大概会得意的把整个屋子都写满奇怪的乐章吧,「王」兴奋起来可真是超~烦人的啊。濑名泉选择放弃,不过在心里还是轻轻的、叹气一样的认了命。

我以前认为你仅是平静生活中泛起的一点涟漪,不曾想兜兜转转后这朵水花已经翻涌成巨浪。




【想扩写,不过等我动笔可能是八百年以后的事了】

虽然也不好看,偷偷发一下

leo可爱,sena可爱,狮心可爱。

我这双手只适合挖地